某些华文媒体有误导 亚美公义促进中心公开澄清!!!


亞美公義促進中心洛杉磯的一份公開聲明

2016年12月27日

亞美公義促進中心—洛杉磯近期關注到,若干刊登在華文媒體的報導, 對我們的組織、工作與立場方面, 有些許誤會或是誤導, 特別是在平權法案這一複雜的議題方面, 我們深感有必要利用這個機會在此澄清一下我們的職能與立場:

亞美公義促進中心-洛杉磯成立於1983年, 前稱亞太美法律中心。我們的核心任務是, 保障並維護亞裔、太平洋島民和其他弱勢群體的公民權利。 自成立以來, 中心在維護爭取亞太社區的多項權益上, 居於領先而不遺餘力, 譬如仇恨犯罪、移民、健保、勞工、教育等方面, 每年都協助了上萬名個人。作為一個泛族裔組織, 我們服務所有亞裔或太平洋島民族裔社區,不僅僅包括來自中國的移民。作為一個社會公義組織, 我們優先服務社區中最弱勢的對象, 譬如那些社會經濟地位較為落後的族裔, 包括前東南亞難民和來自於太平洋島嶼的弱勢族群等。

Rose Hills 玫瑰岗纪念公园 福地 中文专线

雖然我們並不只服務華裔社區, 但過去多年以來, 我們在維護華裔權益方面, 作出了巨大努力與貢獻。我們第一個處理的案件就是著名的與種族仇恨有關的陳果仁(Vincent Chin)命案。1982年,在底特律的反日攻擊中,華裔陳果仁被誤認為是日本人被毆打致死,而當時兇嫌居然僅僅被處以輕微的罰款了事。於是我們協助陳母在多年的不懈努力之後, 最終為陳果仁聲張了正義。 我們也幫助了居住在南加州拉古納山的Kenny Chiu的家庭, Kenny被他們一位白人至上極端分子的鄰居殺害,我們協助促成了一項州法的通過, 為仇恨犯罪的受害人提供更多保護。 我們也曾成功地挑戰了數件傷害華人社區至深的商業詐欺案, 從汽車經銷商藝術學校等等。 過去的幾年裡, 我們協助為多位被雇主剝削的華裔移民拿回了數十萬的積欠薪資。 而最近,我們還緊密協助了華裔科學家郗小星的家人。郗小星教授因種族定性遭聯邦調查局以間諜罪濫捕。 此外,中心員工每天都為英語不通的移民社區提供法律咨詢服務,而華語專線經常是我們七條不同語言服務熱線中最為忙碌的。

近年來, 在亞裔、尤其是華裔社區中,對與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一題產生了重大分歧。 平權法案關乎少數族裔在大學入學、工作與簽訂合約時由於族裔問題遭受的歧視。亞美公義促進中心—洛杉磯堅定支持平權法案,但由於此議題較為複雜,我們的立場與論述經常遭到外界誤解。 我們特此整理了以下五項需要澄清的要點:

  • 首先,亞美公義促進中心洛杉磯反對一切在錄取亞裔學生方面設定上限的政策這樣的限制是歧視性且非法的,但這與平權法案截然不同。在最高法院的裁決下(最近的是在2016年6月), 平權法案是一個非常有限的概念, 允許大學將族裔列入是否錄取的諸多因素之一, 以創造一個多元化校園, 并評估將造福所有學生、包括亞裔學生的機會。我們反對任何加諸於亞裔學生的配額限制, 但我們支持平權法案。
  • 第二, 現有數據並支持亞裔學生將受到平權法案傷害這一結論。1996年, 加州通過了209號提案, 即禁止加州大學(UC)系列在錄取新生時有任何族裔因素的考量。在接下來的幾年裡,雖然UC大學里亞裔學生的入學數量有所提升, 但這並不是因為209號法案的施行結果,而是因為同期亞裔社區人口的巨大增長。更有助於了解209號提案的影響的是亞裔學生的錄取率(即亞裔申請學生被接受的比例), 此比例在平權法案被禁止之後是下降的。這意味著, 消除對族裔的考量對亞裔申請學生進入UC並沒有實質上的幫助(甚至可能還有所傷害)。 此外,經常被引用作為“證據”的普林斯頓大學的一項研究,即亞裔申請學生在一般標準考試中必須比其他族裔取得更高分數這一說法被廣泛誤解了。任何亞裔與其他族裔之間的分數差異與平權法案無關, 因為無論一所大學在錄取時是否考慮族裔因素,這樣的分數差異始終都是存在的。該研究報告的作者自己也表明, 他的研究絕無反對亞裔之意
  • 第五, 在加州, 亞美公義促進中心-洛杉磯成功為學生爭取了更多加州大學(UC)系列的入學名額。在加州, 由於1996年的209號提案明文禁止任何族裔因素的考量,對於平權法案的爭鬥轉移了事情的重心。事實上, 所有遭到加州大學拒絕的申請學生,你們應該責怪的是政府的撤資。正是由於多年以來的撤資,導致加大資金不足、招生受限。而今年六月, 加州州長簽署了一份由我們組織主導參與的立法, 以提高所有加州學生就讀大學的機會與準備,并增加了進入UC系列大學的入學名額。 該項立法將為所有亞裔和其他學生提高進入加大的機會。  亞美公義促進中心—洛杉磯竭誠歡迎與其他亞裔及華裔朋友, 共同為進一步擴大高等教育機會而奮鬥努力!(文章由亚美公义促进中心提供,不代表本社立场)
本網站內容嚴禁未經授權轉載、複製。本網站僅為一般訊息平台,所發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不構成任何投資、購買、要約等建議,不對資料之完整性、精確性等作任何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