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官的风云追忆:“大儒企业家”葛健


文化企业家素描——“大儒企业家”葛健
——沼荷——

这是个日新月异、一日千里的时代;这是个追求利禄和一夜成名的时代;这又是一个人心浮躁、急功近利的时代。然而,总有一些人“不畏浮云遮望眼”、不为眼前的功利和世俗所动。他们从不逾越做人底线,死死守住心灵那片净土。他们,正如鲁迅先生所言,是“中国的脊梁”。内蒙古草原文化保护发展基金会理事长葛健,就是这样的人。他是当今中国一位少有的 “大儒企业家”。

葛健是个拥有数亿资产的人。其旗下拥有仕奇集团、内蒙古酒业集团、内蒙古酒店暨旅游集团,还拥有影视业制作公司,以及北京京郊占地六十余亩的新型草原文化综合体——乾元驿。他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属于“出将入相”一类人物。然而,他却十分低调自谦、慎独守拙、严格守一的人。这些年来,他既不接受记者采访,也不寻求媒体报道。他认为媒体是报给大众看的,与己无关。这是一位“只管耕耘,莫问收获”的人。
首先,葛健是位实干家。其仕奇集团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即已出名的制装公司,“仕奇”牌西服名满全国;其酿酒公司出品的“成吉思汗酒”,已成为市场上的名片酒和抢手货;其内蒙古酒店是一个五星级酒店,效益很好,位于内蒙乃至全国酒店前茅,其出品的大型电视连续剧《成吉思汗》等,深受观众喜爱;电视连续剧《忽必烈》和电影《成吉思汗》正在拍摄中。

前右一为葛健。 沼荷提供。
前右一为葛健。 沼荷提供。

其次,葛健是个有远见的人( a man with visions)。他比常人看得高远。他早就看到文化将成为一个新兴的朝阳产业,拥有广阔发展前景;很早就在京郊通州购下60余亩土地,作为文化产业暨影视制作基地。在呼和浩特南区购置大片土地并建有草原文化园,在兰旗购置土地并建成影视拍摄基地和旅游景区。
第三,葛健是个真有文化,真懂文化的人。他毕业于吉林大学经济学院,并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他把自己从事的企业、商业与学术紧密相连,用经济学理论研究社会经济现象、解决实际经济问题;他被吉林大学正式聘为博士生导师,并带有几位博士生;他每天坚持读书两小时,以使自己跟上经济发展变化。
第四,葛健既是伯乐,又是慷慨之士。据内蒙作曲家色·恩科巴雅尔说,他于1989年从蒙古国留学归来后,想展示留学期间创作的音乐作品。但因囊中羞涩,无能为力。葛健得知后便慷慨解囊,出资20多万元帮助他实现了梦想。可当时的葛健并不富裕。吉林大学同学,现为该大学教授某某,想办个学术杂志,也需要一笔钱。葛健得知后,二话没说就开了一张百万元支票给他,且连借条都不要,只管拿去用好了。待借钱人后来连本带利还钱时,葛健便笑问“真有这回事儿吗?” 其属下说,葛总遇到公司员工有经济困难,总是慷慨解囊,从个人腰包出钱资助。
第五,葛健是个严于律己、家风纯正的人。他是一个数亿资产综合产业的大股东,严格遵守公司规则,不让家人插手企业,也不安排子女在公司任职。他是个绝对任人唯贤、以德与能取人的人。其手下有多员“猛将”,各个“能征善战”、各司其职。

Rose Hills 玫瑰岗纪念公园 福地 中文专线
葛健发表演讲。 沼荷提供
葛健发表演讲。 沼荷提供

第六,葛健善于处理民族关系。他虽为汉族人,但出生于内蒙,一直生活在蒙族群落里。特殊的环境使他既拥有蒙族人的豪爽豁达性格,又具有汉儒风范。他的妻子就是蒙族人。在他的眼里根本就不存在民族差异性,一律平等对待。这,是难能可贵的。
走进其集团公司,尤其当你深入了解情况后,你看到的是张张笑脸和开拓进取的景象。你会感觉到这是一个积极向上、奋发有为、团结和谐的团队。员工和员工之间,员工和领导之间的关系,是那么轻松愉快、真诚自然;令人羡慕不已。有人说,有什么样的父母,就会有什么样的子女;反过来说,孩子的言谈举止,一定程度上折射出父母的文化素养。公司企业、机关单位的风气,何尝不是如此?家长的作风决定家风,企业主要领导的作风,决定企业的风气。
葛健就是这样的企业头头——一个低调自谦、智慧儒雅、心怀远景、但却脚踏实地的“大儒企业家”。

2916/01/21
于北京·耕耘斋

本網站內容嚴禁未經授權轉載、複製。本網站僅為一般訊息平台,所發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不構成任何投資、購買、要約等建議,不對資料之完整性、精確性等作任何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