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罂粟的雨季


—-  刘茁

我害怕雨季总是如此短暂,

我害怕这一夜就要过完。

Rose Hills 玫瑰岗纪念公园 福地 中文专线

我害怕春天盛开,又被春天淹没。

花儿来了又走,梦境丛生。

雨在这个忧郁的季节,

开满傲慢的黄罂粟,

我们相遇,隔着

一个纯白的三月,

隔着整座安第列斯的积雪。

誓言堆成山岳,

长满寂寞的森林;

爱情生出年轮,

风化成斑驳的岩片 。

是什么星光,

照耀你又刺痛你?

是哪个黎明,

吸引你又嘲笑你?

我们道别的途中,有

落满阳光的老橡树,和

这个雨季培育的

七种颜色。

失去看护的罂粟,

燃尽所有的“异乡之火”。

风带走时光的彩蝶。

归途,指向温柔的唇语。

在灵魂的南方,

幸福散落。

而你野生的天空,

只有鹰,和蔚蓝色。

(2017年3月26日星期日 克莱蒙 圣塔安那野生植物园)

本網站內容嚴禁未經授權轉載、複製。本網站僅為一般訊息平台,所發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不構成任何投資、購買、要約等建議,不對資料之完整性、精確性等作任何保證。